斗罗大陆网

第231章 番外十(校园篇)

上一章:第230章 番外九 下一章:返回列表

要是被.浏.览.器.自.动.转.码.阅.读.了,会有.很.多.广.告和问.题,可退出.转.码.继续在本站阅读,www.xiaoyaoshuge.com,一定要记住哦。

N市的九月不减暑热,已经开学半个月了,通往宿舍的路上依旧热浪袭人。

“快点呀,琬琬,我都要被晒化了!”林春草拖着行李箱气喘吁吁地回头,离她很远的地方,云静琬背着大大的双肩包,双手各提着一袋水果,艰难地往树荫下凑。

“走不动了。你先回去吧,我的手要断了!”云静琬把两袋子水果搁在地上,看着被勒得发红的手指,自己都心疼自己。林春草无奈地往回走,把一袋水果放在了自己的箱子上,抱怨道:“谁叫你贪便宜一下子买那么多?吃不掉也会烂掉。”

“有你在还怕吃不掉?”云静琬只好又提起另外一袋水果,跟在了她身后。

两个人慢慢地走着,从后方传来又一阵拖着行李箱的声音,还有人在说话。静琬本来以为是其他返校的寄宿生,但是听着听着觉得不对,回过头望了一眼,才发现是学校的贾副校长,领着一群陌生的年轻人走在后面。

“这是教学楼,南边二楼以上是高三,一楼还有北边四层楼都是高二高一。”贾副校长一边说,一边指给大家看,“还有那前面就是我们的生活区,食堂、操场,再过去是宿舍楼。你们是被安排在男生一号楼和女生三号楼。”

林春草好奇地向云静琬问:“这些是新分配的老师?”

“不是吧,都已经开学了,怎么可能还有新老师来啊?”云静琬打量着副校长身后的那群人。一共六个,只有一个男的,其余全是女的。看样子也就二十来岁,和新毕业的老师差不多样子,甚至看上去穿着打扮更随意时尚些。

正在琢磨着,后面忽然传来贾副校长的呵斥:“那个女生,你怎么穿这样短的裙子进校园?!”

静琬吓了一跳,看看林春草穿的是九分裤,再看看自己的小白裙,还没来得及回答,贾副校长已经提高了声音:“叫你呢!那个穿白裙子的!”

她只好停在了路边。

“你这个女生怎么回事?哪个班的?叫什么?”副校长气势汹汹走过来,一看她胸卡都没戴,脸色更加难看,“胸卡都没有?!怎么进校门的?!”

“进来时候戴的,因为太热就拿掉了。”静琬低着头分辩。

“热?一个胸卡就能把你热死?你这个裙子不符合规定知道吗?上个礼拜学校刚刚强调过,不能穿短裙!你们班主任是哪个,没有开班会宣讲吗?还有你这个头发也不行,怎么扎得松松垮垮的,不像话!赶紧把胸卡拿出来!”

在一连串的质问下,本来就热得发昏的云静琬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。她才想放下水果去书包里找胸卡,谁知道坚持已久的塑料袋终于崩裂,大大小小的石榴桃子李子滚落一地。

林春草想去帮她捡,却被副校长严厉的目光盯得缩了回去。

静琬垂着眼帘,慢吞吞地在书包里翻找了许久,当副校长快要再次发怒的时候,才拎出了自己的胸卡。

“动作不能快点?!”副校长一把夺过她的胸卡,扫视一眼,冷冷地说,“照片也不合格,你看看这个照片是证件照吗?!高二(8)班,云静琬,哼!什么样子,我看你是完全没把校规放在眼里!现在给我马上回宿舍,换掉裙子,扎好头发,再到宿舍楼下面等着!”

云静琬紧紧抿着嘴唇,水果还散落一地,小路两旁的知了聒噪喧闹,她感觉脸上烫得惊人。

副校长回过头对那些年轻人说:“我们学校有严格的校纪校规,但是总有学生钻空子,对于这样的学生,不能姑息……”

他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往前去。那些年轻人有的尴尬有的忍笑,陆陆续续跟着他后面,从云静琬身边走过。一个高个子女孩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一个桃子,看了看还站着不动的云静琬,犹豫了一下,又走了开去。

云静琬攥着破掉的塑料袋,挎着重重的书包,蹲在太阳底下自己捡水果。

一双白球鞋停在她身前。

她没有抬头。

直至那个人用干净修长的手拾起了已经被踢烂的桃子,送到她面前。

她迅疾地抬眼看了一下,随后又埋下头,长长的乌发挡住了自己的脸颊。

“谢谢。”她的声音又低又细,闷在心里似的。

对方没有说话,只是将桃子交给她,随后拖着深蓝色行李箱走了。

*

“你今天真的是倒霉,被管德育的校长逮到。”林春草在那群人走过之后,帮她收拾好水果,系在了自己的箱子上,用力往宿舍拖去。

云静琬不吭声,汗水浸湿了长发,她索性摘下了水绿色的发圈,绕在手腕上。

她们提着行李箱艰难地爬上了四楼,趁着同宿舍的人还没来,匆匆忙忙冲完了凉,穿着睡裙整理东西。对面一号楼的男生宿舍已经喧闹起来,男孩子们总是早早赶到学校,为的就是多点时间去操场打球。云静琬趴在窗口往下面看,刚才那个副校长将那群年轻人分别送到宿舍楼门口后,背着手在那边踱来踱去。

林春草拿着吹风机过来,望了望:“哇,真的还阴魂不散啊,你要不要下去说句道歉的话?不然他肯定要没完没了的!”

“我现在下去也是挨骂啊,你觉得他会不找班主任告状吗?”

“但是去说几句好话,总比再激怒他要好吧?你的胸卡都在他手里了,还能逃得过?”

云静琬在内心挣扎了许久,只好换了一身休闲装,把湿漉漉的长发扎了起来,下楼去了。

宿舍门口已经有不少寄宿生进进出出了,副校长强压着怒火,看到云静琬这时才下来,训斥道:“有没有时间观念,叫你去换个衣服,需要那么久?!”

“帮同学一起拖着箱子上四楼,太累了,浑身都是汗,就洗完澡再下来的……”

“洗澡,你好意思洗澡?老师在这里等你,你觉得自己洗澡很重要,是不是?!还是觉得自己臭美了?艺术班的学生就是这样自由散漫的吗?”副校长不顾周围同学投来惊诧的目光,在大庭广众之下,对她进行了全方面的批评。

她站在闷热的楼下,一丝风都吹不到,感觉发缕流下的水在后背洇开。

“回去给我写八百字的检讨,明天先交给你们班主任,再由她向我汇报情况!”副校长以很有气势的命令作为结束,带走了她的胸卡。

云静琬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食堂门口,才准备转身回去。

“嘿!艺术班小姐姐!你好可怜哦!”对面男生楼里传来夸张的笑声,她厌恶地抬起眼,看到二楼的高一新生挤在栏杆边冲她挤眉弄眼。

“神经病!”她骂了一句,却望到四楼上有一个穿着浅蓝水磨色短袖衬衫的男孩。正是刚才在路上给她捡桃子的那个人。

原本这幢男生楼四楼是没人住的,而现在,他却在擦拭晾衣架。

而且,似是无意地朝她这边望了过来。

她的脸颊热了一下,奔回了女生宿舍。

*

第二天六点多,云静琬才到班级,就被班主任拎到了办公室。不出所料又挨了好久的训斥,从昨天的表现到开学考试的退步,再开始盘问最近是不是谈恋爱了导致成绩下滑,使得她足足站了半个多小时。

早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起,班主任才意犹未尽地挥手,让她先回去上课。云静琬知道要不是第一节是班主任自己的语文课,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结束谈话的。

出办公室门的时候,楼梯上上来一男一女。男生有干净清秀的脸容,表情却始终很淡漠,他似乎是认出了静琬,看了看她。

“哎,这是昨天的那个……”他身边的长发女孩一袭墨绿花朵长裙,肌肤雪白,身材窈窕,气质出众。

班主任迎了出来,笑着招呼:“你们就是小江和小金同学吧,进来进来!马上我要去教室了……”

云静琬扭过脸,望着他们进了办公室,出了一会儿神,才往教室匆匆奔去。

*

第一节课的铃声刚刚响起,班主任就推开了教室门。

她的身后,果然跟着那个沉默少言的男生。

班级里一下子充满了窃窃私语的声音,同学们好奇地议论起来。

“是转学生吗?好帅啊!”“看着比较成熟,会不会是上一年休学的?”“有可能……咦,我觉得他那个衬衫蛮好看的……”

“安静!”班长扯开嗓门镇压大家。

班主任沉着脸走上讲台,男孩站在了边上,面对一双双充满探求的眼睛,他还是表情很平静,看不出紧张或是激动。

林春草拉拉云静琬的袖子,小声说:“我想我猜到是什么人了……”

云静琬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“同学们,从今天开始,我们学校迎来了六位实习老师。那么我们班因为是艺术班,所以安排到的是同样学艺术的小江老师。下面请他自我介绍……”

班主任的话告一段落,男生走上讲台,用清醇的声音缓缓说:“各位好,我是来自N大艺术学院师范专业的大四学生。”

他转过身,在电子白板上,笔势飘逸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我叫江怀越。”

*

作为年级里唯一的艺术班,8班汇集了学习美术、声乐和广播编导的三类学生,轮到专业课的时候,他们就分开由不同的老师加以指导。

班级里的美术生是最多的,云静琬就是其中一个。

原本的美术老师是她最喜欢的,结果刚开学的时候,美术老师在校门外不慎被摩托车撞了,手臂打了石膏还坚持上班,好在来了实习的小江老师,为他减轻了不少工作量。

同学们对新来的实习老师格外感兴趣,只是他除了上课时候的悉心指导交流外,课下很少主动和学生聊天。

林春草在课间的时候说起这事,加以评论道:“像小江老师这样不爱说话的,是不是就算是禁欲系?”

旁边的女生哈哈笑起来:“你准是言情看多了,要不要再加上冰山霸总冷面君王的人设?”

“他又不是明星,还什么人设……”云静琬有些不高兴,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不乐意小江老师被人当众议论。

林春草说:“你们有没有发现云静琬对小江老师好像不太一样?”

“什么什么?”“该不会是暗恋老师吧?”

“哪有啊!”她连忙分辩,“我就是觉得小江老师挺低调的,看着就有熟悉感。”

一旁的数学课代表本来正在数着试卷,忽然站起来,走到云静琬面前,神色夸张地说:“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。”

云静琬一时没反应过来,他又转个身,扮成老太太的腔调慈祥地摸着旁边体育委员的头:“可又是胡说,你又何曾见过他?”

体育委员很快领悟了他的意思,清了清嗓子,深情款款地念道:“虽然未曾见过他,然我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,今日只作远别重逢,亦未为不可。”

女生们叫了起来。

云静琬愠怒地拿起本子拍打两人:“杨明顺,姚康,我看你们上语文课也没这样认真!敢拿经典台词来魔改,小心班主任找你们算账!”

“哇什么魔改,我这是在练习朗诵,懂吗?”杨明顺露出狡黠的笑容,逃回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*

小江老师每节专业课的时候都会到美术教室去,起初只是听课观摩,后来帮着美术老师指导学生。云静琬在透视方面总有些问题,美术老师经常让她在晚自习的时候留下来加倍练习,小江老师就坐在旁边,指出她犯下的错误。她实在理解不到位的情况下,他会拿过她的笔,默默地做出示范。

铅笔摩擦着纸面,发出轻微的声响。

光与影,明与暗,在笔尖慢慢呈现。

他的眼神专注而清澈,心无旁骛是最好的注解。

“小江老师,你平时在大学里不上课的时候都做些什么啊?”云静琬看着他的手,小心翼翼地问。

他只望着半身石膏人像,没有说话。云静琬有些泄气,又不甘心丢了颜面,顾自说:“大学里是不是很轻松?我姐姐老是说等我读大学了就不会成天叫苦,你说她是不是骗我呀?”

他还是沉默,过了好久,才说:“看各人情况。”

即便是这样简单的回答,也让她精神一振:“为什么啊?”

“想混日子就轻松。”他还是回答得简练至极。

云静琬好像听到了至理名言,认真点头:“对对对,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她停顿了会儿,看他没有接话的意思,又讨好地道,“老师你肯定不是混日子的,对吗?”

他没有转移视线,唇边却难得地露出了一点点笑意。

云静琬看着这罕见的微笑,心脏砰砰跳。

“老师……”她在心里权衡了半天,鼓起勇气问,“教声乐的小金老师,是不是你女朋友啊?”

他微微侧过脸,看了她一眼。“怎么问这个?”

“呃,是同学们都在私下讨论,他们说小金老师经常跟你一起走,还说你们看起来是情侣。”她红着脸解释,“我只不过好奇打听一下。”

“不是。”他又恢复了那种沉静的模样,专心作画。

“……那老师你有女朋友吗?”她大着胆子发问,小江老师还未做出回答的时候,美术教室门忽然被推开了。

“云静琬,你数学作业怎么还没交?就缺你一个了赶紧啊!”杨明顺心急火燎地抱着一叠本子冲进来,朝她直嚷嚷。

云静琬悻悻然站起身,去书包里翻出了本子交给他。

“小江老师您辛苦了!晚自习还在指导学生,真的是实习老师中的楷模!未来的希望!”杨明顺一如既往巧言谄媚,又朝着云静琬递了个眼色。她朝门外偷偷望去,原来是班主任站在对面教室,朝这边盯过来。

“班主任正找你呢。”他压低声音,“说你借着画画不上晚自习。”

“可这是美术老师布置的任务啊。”她皱了皱眉。

“嘁,你不知道班主任跟美术老师为了这事还吵过吗?怪他占用晚自习时间了。”

云静琬心情沉闷,又要语数外成绩好,又要专业过关,她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时间来加强训练了。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小江老师起身过来:“你先回去吧,等明天中午的时候,再来这里。”

“……好,谢谢老师。”她有些局促,红着脸道了谢,跟着杨明顺走了。

*

第二天中午,她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饭,又去了美术教室。

天气已经不那么炎热,阳光仍旧明媚动人。素白的墙壁,整齐的课桌,中间空着的地方摆放着画架,小江老师已经在那里继续昨晚那幅未完成的画。

听到她进来的声音,他回过头看看,说:“你们午休是不是还要做数学题?”

“嗯,我在上午课间已经做好了。”她坐在了画架边,看他的作品。

“你数学好吗?”

“不太好。”她又红了脸,“我就语文还可以……”

他笑了笑。

“老师你数学好吗?”

“还行吧。”

“那你语文呢?”

“也马马虎虎。”

“英语?”云静琬自己问了,又马上回答,“当然也不差,不然老师怎么考得上N大?”

小江老师又笑了一下。“你的理想学校是什么?”

云静琬愣了会儿,腼腆道:“这个,我还没想好。”

他也没像班主任那样批评她对自己前途不关注,只是将画架转过来:“好了,你看一下。”

云静琬仔细看了半晌,再拿出自己的画,沮丧地道:“同样是画这个半身人物,我的怎么跟个鬼似的呢?”

“练得不够多,基础也没打好呢。”他把两幅画排列在一起,圈出了她画的不对的地方,又说,“不过有你们美术老师在,以后会好起来的。”

*

作为实习老师兼实习班主任,小江老师还给他们上班会课。因为要用到电子白板的登录功能,他的企鹅号显示在了屏幕上。

女孩子们一边发出“哦~”的叫声,一边偷偷记下了他的号码。

云静琬也不例外。

晚自习结束后,她躲在被窝里,偷偷取出手机,心潮起伏地加了那个号码。

担心小江老师视而不见,或者拒绝加她,她还特意在申请上写着:“我是静琬,请小江老师加一下我哟,比心!”

手指轻轻一点,申请发出,她紧张地呼吸都快了。

闷在被子里,浑身是汗。

无比期待听到申请通过,好友加上的声音。

可是等了很久,都没有一点回音。

——老师大概是忙着改作业,或者忙着备课,也或者没有开QQ。

她找了好多理由,把手机塞在了枕头下面,望着黑漆漆的宿舍。

那天晚上,云静琬失眠了。

次日清早,宿舍同学们陆陆续续起床洗漱,她头昏眼花地躺在那里,不由自主又摸出手机。

还是没有一点回音。

林春草看到了,赶紧提醒她:“你当心被没收!”

她只好将手机锁进了柜子里。

*

办公室里一大早就开始忙碌,小江老师给学生的画画习作打完等第后,打开笔记本电脑写实习日记。

高跟鞋的声音从门口响起,清脆地到了他身后。

“教务处余主任刚才遇到我,让我问一声,那份听课小结写完了吗?”金玉音今天穿着紫色改良旗袍,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师生们瞩目的焦点。

“写好了。”他在文件夹里找,却没找到,想了想,才记起来昨天只保存在U盘,U盘又忘记在宿舍桌上了。“你等一会儿,我回去拿过来。”

“好的,不着急。”她还是那样气质温雅地回答。

小江老师回男生楼宿舍去了。

金玉音坐在他桌边,没过一会儿,她的指导老师急匆匆过来请她帮忙修改一份学生的发言稿。“小金啊,真是不好意思,这个今天第二节课间就要交的,我给忙忘记了,现在又要准备上公开课的PPT……”

“没事儿,老师您在QQ上传给我,我现在就可以改。”

“好好好,那我马上传给你。”

指导老师走了,金玉音用小江的手提电脑,点击了企鹅标志。

他的号码是自动登录的。

几秒钟之后,列表呈现,一连串的加好友声音连续不断地蹦出来。

金玉音蹙了蹙秀丽的眉,点开了那一长串验证信息。

*

一上午的课都是在昏沉沉中熬过的,中午的时候,云静琬只吃了半个面包,又急匆匆去美术教室,准备把自己修改过的画稿给小江老师看。

气喘吁吁奔过去,画室里却空空荡荡的。

她等了很久,也没有等到老师的身影。

她失落地走出教室,却看到班主任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。“云静琬,把手机交出来。”

“什么手机……”她心绪纷乱,不敢看老师的眼睛。

“还装蒜?”班主任厉声说,“半夜三更给实习老师发申请加好友,你就是这样废寝忘食的?!期初测试已经比上学期退步了十名,跟你谈过了,一点效果都没有!你到底在想着什么啊?你爸妈在国外,还经常打电话问我你的情况,我都不好意思说。你好歹也是大学老师的子女,怎么一点儿不争气呢?”

她紧紧咬着嘴唇,眼前迷濛一片。

“作为女生你不自尊自爱,你知道这样做会给实习老师带来多坏的影响?”

云静琬忍着眼泪,抗争道:“我又没有做什么,只是想加老师好友,问他一些问题。他都没有通过验证……”

“那是老师不想搭理你们这些小女孩,懂吗?!不要以为实习老师就是可以没大没小乱开玩笑的!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想的,天天就知道犯花痴!”

她哭了出来。

*

云静琬的手机最终还是被没收了。她放弃了争辩,回想那个忐忑不安的夜晚,觉得自己像个笑话。

班主任怎么可能知道她发申请呢?

她只是不明白,小江老师不愿意加她,无视就可以,为什么非要告诉班主任……

班主任还特意叫来了她的姐姐,又在云静含的面前狠狠批评了她一顿。在老师和姐姐的双重攻势下,云静琬被迫又写了检讨。

走出办公室的时候,却正好碰到小江老师从三楼下来。

她愣在那里,他也停下脚步。

姐姐看看两个人,似乎明白了点什么,板着脸对静琬说:“爸爸妈妈那边我先不说这件事,你自己反省反省,别老是魂不守舍的。”

她没出声,只是低着眼帘,长长的睫毛雾蒙蒙的。

姐姐接了个同事的电话,急忙走了。

小江老师也从她身边走过,没有说话。

云静琬一个人走回教室,在同学们复杂的眼神里,坐回座位。

从那以后,她再也没有单独去那个画室,也没有单独跟小江老师说过话。上专业课的时候,小江老师还是会挨个检查她们的作业,走到云静琬身边,依旧如同以往一样,只谈结构,不谈其他。

她却没有一个字的回答。

她变得沉默,学习倒是更认真了。

林春草和杨明顺在周末的时候约她出去玩,她拒绝了好几次,最后终于跟着两人去了学校附近的披萨店。

林春草叹着气道:“你是不是傻,给老师发好友申请的多了去了,抓到的就你一个!”

云静琬用小刀划着披萨,不说话。

“就是就是!”杨明顺说,“人家都是用的小号,也没说自己是谁,唯独你一个在申请的时候就说自己名字,老师不逮住你才怪!”

林春草又问:“小江老师有没有加你啊?”

“别烦了,过去的事还说?”她不悦地扔下小刀想走。

简直可笑。他把事情告诉了班主任,怎么可能还加什么好友?!

两个人连忙劝住,岔开了话题。云静琬听他们闲谈了一会儿班级里的八卦,一点心思都没有。

明亮的玻璃窗外,对面有一家新开张的奶茶店正在招揽生意。

杨明顺看了一会儿,提议去喝奶茶。

林春草瞪大眼睛:“你还喝得下奶茶?”

“新店有优惠啊!过去看看又不要紧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抢先出了大门。

*

奶茶店门口有一名瘦瘦弱弱的女孩子在发优惠券,白净清丽,穿着橙黄色的小围裙,看到路人只是递过去,声音很轻,笑容也腼腆。

杨明顺姿势潇洒地挎着书包,有意从她身边走过。

女孩子奔上几步,红着脸颊将优惠券塞过来。“您好,新店开张,买一送一。”

“真是买一送一,不会有什么虚假宣传吧?”他有意老成地反问。

“真的真的,不会骗人。”她连忙指着优惠券上的字解释,“您看这边写的很清楚。”

“买一送二行不?”杨明顺指着身后的林春草和云静琬。

女孩子脸更红了,局促地看看在奶茶店里忙碌的店员。“这样不行哎……”

“唉,你看我们是学生,没有那么多钱,我今天早饭才吃了一个包子……”杨明顺装出可怜的样子,林春草在后面嘲讽:“别演戏了,你还没钱?你爸是红木家具店老板,班里最有钱的就是你了!”

“那也是我爸的钱啊,我得省着花!”杨明顺悻悻然。

女孩子抿抿唇,小声地道:“那这样,买一送一,第三杯也可以打八折,如果你们觉得好,回学校再跟大家宣传一下……”

杨明顺高兴得很:“看看,这妹子多会做生意!”

女孩子忍着笑,给他们做奶茶去了。

云静琬怼杨明顺:“你这个人看到妹子就想花言巧语,能不能成熟点?”

“我哪里不成熟了啊?这不是关爱弱势群体吗?”杨明顺看着女孩的背影,哀叹道,“太不幸了,看着比我们还小吧,就失学打工。以后我们得多多光顾才对!”

*

此后的每天放学后,作为走读生的杨明顺,都要到那家奶茶店去一趟。不光自己买,还给同学带。林春草和云静琬跟着他,几乎把奶茶店的所有品种都喝了一遍。

就在她们提出抗议,不想再喝的第二天清早,班主任推开教室门,身后跟着一名文文静静的女孩子。

杨明顺瞪大了眼睛。

“从今天起,我们班又有一位新同学加入了。”班主任道,“她是从G省转学过来的,自我介绍一下吧!”

女孩子还是很腼腆地走上讲台,都没敢抬头看大家。只不过稍稍一抬眼帘,正望到了坐在第一排的杨明顺。

她的唇角微微上扬。

“大家好,我叫纪小穗,是一名学古筝的艺术生……”

林春草忍不住拍了拍杨明顺的肩膀:“她不是那个奶茶妹子吗?!你还说人家贫困失学?!”

“我怎么知道!”杨明顺低声回了一句,用书本挡住脸,只露出一双眼睛,带着笑意望着讲台上的女孩。

*

纪小穗并不是贫困生,这在下课后就被杨明顺问出来了。那个奶茶店其实是她妈妈开的,她跟着妈妈来到本地,转学手续还没有办好,所以就帮着店里干活而已。

杨明顺跟她一问一答着,林春草和其他女生围在边上,云静琬自己趴在桌上,看着教室门口。

走廊上,小江老师正准备进教室,被小金老师从后面喊住。两个人不知在说着什么。

云静琬恹恹地别过脸去。

时间依旧流逝,一天接着一天的九门学科加艺术专业课,作业是越来越多,周末检测每月月考,让云静琬像一只羽毛都被大雨淋湿的小鸟,想要飞向云间却身子沉重。

开学时班级的热闹活跃,在临近期中考试的时候,渐渐被打压下来。

她在中午的时候被英语老师叫到办公室抽背范文,回来的路上,路过了美术教室。

不经意张望一眼,却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坐在课桌前,戴着耳机,专心致志地在对着一本厚厚的书做笔记。

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,从侧面看过去,只会以为是个高三备考的学长。

她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放缓了,想知道他在看什么书。

只是才靠近窗口,对面却走来了教美术的邹老师。她赶紧缩回到走廊一角,看着邹老师走了进去。

“哎?小江是你在里面啊!”邹老师的声音很洪亮,从教室里传了出来。

“邹老师,我在这里看书,您有事要做吗?”

“不是不是,这段时间校长说要加强午间巡视,因为有些学生趁着中午的时候溜出教室,躲到我们美术教室还有实验室去抽烟、谈恋爱什么的,哈哈哈!刚才有个老师对我说美术教室有人,我还以为也是个学生呢!没想到是你啊,你怎么不在办公室待着,来这里看书?”

“办公室里有老师正在训学生。”他还是很平静地说话,“我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复习。”

“哦,是啊,你还得准备考研吧?任务艰巨啊!不过你那么优秀,一定能考上的!”邹老师说着说着,目光扫视到了外面,忽然提高嗓门道,“云静琬,你怎么站在那里?是有事要找我?”

云静琬吓了一跳,只好磨磨蹭蹭来到教室门口。“邹老师……”她眼波流动了一下,随便编了个关于绘画的问题问了起来。

邹老师见她难得主动开口询问,非常认真地给她讲解一番。末了还加以肯定地说:“你其实很有悟性的,只不过在刻苦方面有点欠缺,如果真的肯下功夫,一定能有进步。”

她支支吾吾地点头:“谢谢老师。”

目光却始终落在地面,也不看站在一边的小江老师。

邹老师又语重心长地鼓励:“你爸爸妈妈都是大学老师,应该说家里条件和氛围都很好,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坐享其成嘛!你姐姐以前就是我学生,她可是比你要踏实哟!”

“她从小成绩就好,比我聪明。”云静琬小声道。

“那也是自身努力来的结果,你看小江老师。”邹老师又拿身边的人做例子,“人家能考上一流学校,难道就是依靠天分,没有一天天的练习?照理说他现在大四毕业,拿了那么多奖学金,也可以找个稳定的工作,但是人家有更高的追求,还要考研呢!”

云静琬抿着嘴唇,只好连连点头。

邹老师激励了她一番,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又回办公室去了。小江老师始终都没出声,看到邹老师走了,云静琬却站在那里不动,才开口淡淡地问:“你不回教室去?”

云静琬瞄了一眼他那本写了很多记录的书,忽然问:“老师你为什么要把我的事告诉班主任?”

他怔了一会儿,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:“我没说。”

云静琬愣住了,下意识反驳:“不是你说,那班主任怎么知道我半夜发申请?”

“那天晚上我都在复习,根本没开电脑。”

“那班主任为什么……”她攥着小拳头,白皙的脸颊浮起淡淡粉色。

他摇了摇头,没有回答。

过了会儿,小江老师才说:“你想过自己的未来吗?”

她很茫然。“没想过。”

“就打算在父母的庇护下,在这个城市安安静静地生活?”他顿了顿,“这应该也是很多人的生活方式。只不过,趁着年轻,还可以有更多的选择,也可以去看更多的景色。”

云静琬安静了一会儿,抬头问:“老师你的家是在这里吗?”

他露出温和的笑,可不知道为什么,在云静琬眼里,他的笑意里始终含着渺远寂寥的感觉。

“不是,我老家在很远的地方。后来才跟着亲戚到这儿上学。”

“亲戚?那你爸妈还在老家?”

他摇摇头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
*

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,自然有人欢喜有人愁。云静琬的文化总分终于又回到班级前十,班主任觉得她被教育了之后还是有效果的,特意在班级表扬了她。

姐姐也欣慰地和远在异国做交流的爸妈视频,说起静琬的学习,总算有了起色。妈妈又不失时机地问起姐姐和男朋友的事,云静含把一边的妹妹赶出了房间。

“妈妈,下个月,小盛叫我去他家……”

云静琬躲在房门口,哼了一声,回去画画了。

作为艺术班的代表,她还在年级大会上上台去演讲,黑压压的听众里,她的目光停留在小江老师身上。

他穿着的米白色外套,真好看。

文化分上来了,专业课却又止步不前,邹老师的胳膊已经好转,就又叫云静琬利用午间或者晚自习的时候去练习。小江老师也陪着作画,邹老师回家去的时候,他还是像以前那样指导她,只是有意识地开着教室门,窗帘也全都拉开了。

云静琬有一次看到他自己在画画,只是先画了轮廓,依稀是繁茂的草木。就问他:“老师你打算画什么?”

他涂抹着阴影,慢慢回答:“礼物。”

“礼物?这草木是什么礼物啊?”

“留给你们的礼物。”他停下笔,“运动会之后,我们要返校了。”

云静琬呆住了。

*

秋风送爽的时候,万众期待的运动会开始了。8班本来就一直是陪着玩的角色,女生娇柔男生稀缺,只有在入场式的时候,才能凭借亮丽时尚的COSPLAY和街舞表演吸引全校目光。

云静琬这一次是借来了姐姐珍爱的明制汉服,大红鸾凤云肩折枝花长衫,素白如意纹织金马面裙,手持着苏绣团扇,半掩花容走在绿草茵茵间,所经过的地方,引来欢呼一片。

临近主席台的地方,小江老师站在人群前,望着这边。

她挥着团扇,向他打招呼。

欢快的音乐声响起,播音员开始宣读比赛项目和时间。她提着典雅繁复的织金裙子,小心翼翼走到跑道对面,见小江老师穿着藏青银白相间的运动服,不由问:“老师,你也要参加比赛?”

“嗯,教工比赛,我们年轻的都要参加。”他看看云静琬精致的妆容,水杏般的眼睛,“你呢?”

她不好意思地笑:“我也被拉去凑数了。女生接力跑。”

他似乎很有点意外,想了想,才说:“加油。”

凉爽的风吹过年轻的脸庞,云静琬心里柔软如花海。

*

换下汉服,扎起马尾,她别上了号码布,站到了跑道上。

亮眼的阳光晃得她有点发晕,鼎沸的人声中,播音员在激情昂扬地念着班级来稿。“……以梦为快马,执笔画青春,加油,天生我材必有用的高二(8)班!”

发令枪响,女生接力跑的第一棒冲出了起点。

此起彼伏的呐喊声,让奔跑的速度似乎骤然加快。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跑道,看着自己班级的前三个同学一个接着一个奋力冲刺。然而其他班级的女生们似乎更有爆发力,她们班级的第三棒是林春草,尽管已经铆足劲儿飞奔,还是被前几个选手远远甩开。

呼啸声中,已经有好几个班级的最后一个选手接到了接力棒,如风一般冲向终点。

林春草奋力冲来,将接力棒塞到她手中。

她比以往训练时更为迅疾地反应过来,使出了全身力量,朝着前方的运动员们紧追上去。

更远的树荫下,是即将参加教工比赛的年轻老师们,正在做着热身。

似乎可以望到那个灰蓝相间的背影。

脚下炙热,跑道如滚烫的轨道,通往未知的远方。

在全身血往上涌的感觉下,她终于追上了前面的一个,两个。

刺耳的呐喊声里,终点那边,有许许多多的同学在尖叫。云静琬朝着那道白线,几乎将自己飞扑了起来。然后,重重摔倒在地。

粗粝的跑道将膝盖磨出了血,她脱力地倒在地上,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混乱的意识中,有好几个人围拢过来,纪小穗和林春草焦急地询问着,艰难地将她搀扶起身。杨明顺也带着其他男生赶过来,吆喝着要人去找校医。

她嘴唇干裂,昏昏沉沉,双腿发软。

这个时候,有人奔了过来,将一瓶刚刚打开的纯净水递到她唇边。

“谢谢老师!”林春草喊了一声,替云静琬拿着瓶子,喂给她喝。

小江老师又蹲下来,拧开另一瓶水,飞快地冲掉了云静琬伤口处的污血。

“老师……”突如其来的痛楚和异样的心绪,让她带着哭音喊了出来。

他抬起头,看看这个汗流满面的女孩,说道:“你很努力。”

她的心被重重撞击了一下,眼泪流了下来。

*

树叶变黄的时候,小江老师为艺术班开了最后一个由他参与的班会。他留给高二(8)班的礼物,是一副色泽淡雅,层次分明的水彩画。

青翠的藤萝缠绕着挺拔的大树,白石小道延伸向远方。

“有幸走过这一段时光,愿你们的未来,比我更精彩。”他向大家鞠躬,将画作交给了班长。

素来散漫不羁的同学们,竟然在背景歌声里哭成一片。

或许这就是青春。

第二天早晨,他依旧拖着那个深蓝色行李箱,走出了男生楼。

同行的实习生们在议论着,今年的优秀实习生会是谁。小金老师看看他,想要说什么,却没有开口。

他与她保持着一段距离,并且知道,这事跟他早已无关了。

上一次云静琬在半夜加他好友的事情被曝光后,第二天,他大学的辅导员就打电话来,严肃地批评过他,让他注意拉远和在校异性的距离。

但他不在意这些。

谁没有年轻过呢?

“老师,一路顺风!”所有学生挤在楼栏边,大声喊着,朝他们挥手告别。

实习生们的眼睛也湿润了,分别朝着自己的学生道别。

他站在最后面,望到了高二(8)班的那群青春靓丽的艺术生们。在人群里,云静琬穿着水粉色的背带裙,既没有挥手,也没有叫喊。

只是那样安安静静地望着他。

就像昨天傍晚,他最后一次在美术教室里,在淡淡的斜阳下,将另一幅画作送到她面前时一样。

他画了两幅几乎一样的水彩画。

同样是碧青藤萝缠绕大树,白石小道蜿蜒曲折。只是送给她的那张画上,小道尽头还有一个淡淡的少女身影,她戴着纯白的草帽,浅蓝色长裙飘扬起来,背着包,走向远方。

“远处有更广阔的世界。”他这样说。

“老师,你要考的是哪里的学校?”她在斜阳下,接过了那幅画。

小江老师笑了笑:“北京。”

……

汽车喇叭响起,校门徐徐开启,载着实习生的中巴车终于驶出了校园。

同学们怅惘着,久久停留在走廊里,不愿散去。

云静琬早就回到了教室。

最后一节班会课的时候,他曾让同学们写下心仪的大学,做成密封的星星状折纸,贴在课桌一角。

她偷偷翻开属于自己的那颗星,划去了N大,写上了在遥远北京的那个大学名。

“老师,这幅画有名字吗?”

“藤缠树。”

【全文终】

作者有话要说:藤缠树:广西民歌。

山中只见藤缠树

世上哪见树缠藤

竹子当收你不收

笋子当留你不留

绣球当捡你不捡

空留两手

连就连

我俩结交订百年

哪个九十七岁走

奈何桥上等三年

(江怀越原名罗桢,桢就是女贞树的意思。)

全文至此结束,感谢一路相伴。希望我这个故事,能在宦官为男主,或者以汪直为原型的里,占据一席之地。请各位多多宣传,本文完结后,订阅全文的读者可以给本文打分,感谢各位支持。

  • 上一章
  • 返回目录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下一章
  • 督公千岁小说的作者是紫玉轻霜,本站提供督公千岁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督公千岁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oyaoshuge.com
    上一章:第230章 番外九 下一章:返回列表
    猜你喜欢: 离婚后,冷冰冰的傅少跪求我复合 锦衣卫 神印王座外传天守之神 纸飞机 公主嫁到 我的尤物老婆 神印王座 女配不掺和(快穿) 离婚后开始谈恋爱GL 来自未来的神探

    斗罗大陆网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    Copyright © 2021 斗罗大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