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罗大陆网

第100章 恋爱日常(终)

上一章:第99章 恋爱日常(五) 下一章:返回列表

要是被.浏.览.器.自.动.转.码.阅.读.了,会有.很.多.广.告和问.题,可退出.转.码.继续在本站阅读,www.xiaoyaoshuge.com,一定要记住哦。

景玉心中的绮念瞬间消散掉了。

就像有人拿着针,挨个儿戳掉她的粉红色泡泡,什么都没留下。

“上次你不是向我抱怨,明天就要交二稿吗?”克劳斯触碰着她脸颊上的软肉,模仿着她的语气,“昨天是谁在和我讲,’好多资料啊,看不完了,手好软啊,写不动了’,今天继续睡觉打游戏?”

景玉恨不得一头撞到他的胸膛上,好让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痛的家伙也去感受一下论文的残忍折磨——

不,这个家伙或许并不认为写作是折磨。

他擅长写作,擅长将这些理论枯燥的东西一一详细写明、阐述。

景玉的头更痛了。

现在,这个玻璃花房内的所有珍贵珠宝都不能够使她兴奋起来,景玉试图说服铁石心肠的克劳斯先生,但对方始终无动于衷,用优雅得体的笑容拒绝了她的其他提议。

“要安排好自己的时间,”克劳斯告诉景玉,他说,“宝贝,这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。”

景玉:“……好吧。”

本着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”的原则,沉浸在悲伤中的景玉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。

她依依不舍地抚摸着这里漂亮的、巨大的珊瑚树,用贝母和珍珠做出的闪闪发亮花朵,金灿灿的树枝和垂下来的玉……

这些昂贵的东西,现在都不能够让景玉的心情振奋。

克劳斯先生简直就是魔鬼。

在欣赏完属于她的漂亮花园后,景玉不得不去书房开始改自己那份论文——参考着导师给的意见,她抱着电脑,坐在桌子前。

她跟随的这位导师十分严格,就连一个词汇的误用都会被圈出来,并在旁边打上红色的标记,告诉她不应该这样使用。

除此之外,导师还额外地列出另外一本参考资料。

景玉现在正在努力啃,计算上面的数字。

一个电脑,一杯茶,一摞参考书,一坐就是一下午。

在她疯狂学习的这段时间,陆叶真想要请她喝下午茶,但在看到景玉疯狂敲键盘翻参考书的模样,又离开了。

克劳斯也过来两次,一次给她更换上茶水,一次送了些小点心,提醒景玉不要用眼过度。

然后——

看书的同时,监督景玉有没有“偷懒”。

不得不说,这样的学习效率大大增加了不少。

在克劳斯的监管下,景玉没有办法走神去玩手机或者开其他的网页,她全神贯注地阅读着书籍,飞快地在纸张上进行计算。

原本,按照景玉的拖延症,怎么着都得安排到后天才能完成任务;但这次不一样了,在晚餐开始之前,景玉就已经把论文二稿给改完了。

这一次,她的手指是真的彻底软掉了。

景玉趁机向克劳斯“邀功”,让他看自己那因为长时间打字而变红的手指。

克劳斯捧着她的手指,作为夸奖,奖励了一个热吻。

休息了没多久,就有人过来通知他们两个去吃晚餐,和埃森先生一起。

坦白来说,景玉仍旧有些畏惧埃森先生,这个严肃的德国人就像一个冰。即使确认对方并不是那种“给你500万离开我儿子”的长辈,但对方清晰地知道她以前是另有图谋。

今晚的埃森先生看起来仍旧如此严肃,景玉确认,在她踏入这个房间的时候,对方抬起头,只是冷淡地看了她一眼。

然后转移开视线,一脸的漠然。

……虽然和克劳斯先生的眼睛是同样的绿,但对方的眼睛看起来好像锐利的刀子。

景玉向对方打了招呼,小心翼翼地坐在克劳斯旁边。

她有些太过紧张了,膝盖不小心磕碰到凳子,有点痛,她没吭声,坐下之后,克劳斯先生伸手,安静地帮她揉揉刚才被撞到的地方。

在桌子下,确认别人看不到,景玉放肆地、悄悄地将腿靠近克劳斯先生,主动要他去揉更大面积。

埃森先生也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小动作。

他仍旧严肃、板正的一张脸,在看到景玉和克劳斯的互动时,仍旧没有松懈下来。

旁边的陆叶真低声提醒他:“笑一笑,埃森,那个孩子被你吓到了。”

埃森先生说:“我已经努力在笑了。”

陆叶真说:“喔,是吗?已经死去两天的老鼠都比你笑的好看。”

埃森:“……”

陆叶真又提醒:“按照我们的风俗习惯,你可以询问景玉在这里住的习不习惯、吃的怎么样,睡的好不好,知道吗?”

埃森先生:“我会在合适的时间说出来,谢谢您。”

陆叶真选择放弃与他交谈。

埃森先生看了眼景玉,后者原本正在笑着和克劳斯说话,耳朵旁边有着细细的绒毛。视线对上的瞬间,景玉像偷吃被捉到的老鼠一样,惊慌地转头,不再看他。

克劳斯安抚地触碰到景玉的手背。

埃森先生想说不用害怕,他并没有其他的意思。

他很欣慰她能够和克劳斯快乐相处。

但埃森先生很难将这些东西直白地说出来。

就像当初不能直白地和黛安表达自己的心意,曾经的埃森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对方“我想要和你结婚,请等我回来”这种话,担心对方会拒绝,担心她会认为是冒犯。那时候的埃森只能留下一句“我会来找你”。

就像不能够告诉克劳斯,他有多欣慰自己拥有这样出色的孩子。

在克劳斯成长过程中,埃森先生也很难直白地说出“我爱你”这种话。克劳斯的童年缺乏来自父亲的关爱,在回到埃森当他尝试和自己的孩子相处时,只发现无从下手。

现在的埃森先生就不知道该如何与景玉相处。

他严重缺乏这方面的经验。

人总是如此,很难对身边最亲近的人坦然。

和其他的普通德国家庭一样,埃森家的晚餐也是在晚上七点左右开始。按照德国的传统,午餐是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顿饭,虽然现代的工作方式改变了这点,但相比之下,晚餐的确没有那么注重礼仪和气氛,比较随意。

但景玉和克劳斯、陆叶真、埃森先生互相说了“gutenappetit”

(好胃口)。

虽然德国人都很喜欢往饭菜里面加很多quark、蛋黄酱或者调味品,但景玉在埃森家的用餐中并没有遇到这个令人困扰的问题。

而且,她和陆叶真女士的餐具中都多了一双筷子。

她品尝着餐碟中酥脆的巴伐利亚猪腿肉,搭配着土豆汤团一起吃,还有加了馅料的新式做法,有颗里面加了黑香肠和鹅肝酱,还有一个加了菠菜和鲑鱼。

晚餐很美味,只是气氛并不算融洽。陆叶真轻轻地咳了一声,用眼神提醒埃森先生,要和景玉交谈,而不是这样冷冰冰地注视。

在他这样的注视下,就算是好胃口的人也会胃痛吧。

埃森先生沉默了半分钟。

他终于对景玉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。

“晚餐的味道还可以吗?”

就像上课走神被抓包的小学生,景玉瞬间坐的端端正正。

“很好,”景玉回答,“谢谢您的款待。”

陆叶真看向埃森先生,希望他能够更多地说一些。

但埃森先生对此熟视无睹,仍旧保持着严肃的神色,点了点头。

他低头,继续用餐。

陆叶真脸上露出一点失望的神色来。

她小声提醒埃森先生:“你为什么不对她笑?”

埃森先生回答她这个问题:“……抱歉,我很紧张。”

陆叶真在这儿住了很久,也已经习惯埃森先生的这种方式,没有继续逼问他。

埃森先生,真的是一个极度压抑的人。

陆叶真和自己的女儿黛安相处时间其实并不多,但她知道黛安的性格,从小就敏感脆弱,好像随时会被打破的玻璃。

陆叶真不知道女儿这种易碎的性格究竟遗传自谁,但在近二十年后得知女儿过世这一消息时,在巨大的悲痛之外和震惊之余,也有种冥冥自有注定感。

起初,陆叶真对埃森也抱有敌意,认为对方或多或少导致了黛安的过世。但埃森先生以极大的诚意反复登门拜访,希望陆叶真能够搬到埃森家的庄园中,能够和克劳斯相处。

陆叶真完全是怜惜克劳斯才选择住进来的。

虽然克劳斯的长相完全继承了埃森,性格也没有黛安那样的高度敏感和脆弱。或许是童年经历造成的影响,克劳斯具备着比同龄人更多的洞察力和敏锐。

陆叶真更多地教给克劳斯中文,和他谈起自己的故乡。

埃森先生并没有阻止陆叶真这种行为,他的中文水平仅限于“泥嚎”和“窝狠嚎”“泄泻”“债见”这种程度。

当陆叶真和克劳斯使用中文在餐桌上对话的时候,埃森更多时间都是默默用餐。

他就像一个缺乏亲密情感的机器人,他的心脏滚烫如火,却不具备向亲人说出口的程序。

陆叶真大概明白为什么埃森先生会再三请她过来,他的确不擅长处理亲密关系,而克劳斯的成长中需要长辈的照顾。

她庆幸克劳斯并没有成长为埃森先生的模样,没有成为一个使用撬棍也打不开嘴巴的德国人。

或许是人在上了年纪之后就会感到寂寞,更加需要家庭的温暖。

埃森先生近几年不会再像曾经那样的沉默,尝试着和克劳斯沟通。但这并没有取得太好的效果,克劳斯潜意识中回避和埃森先生谈论婚姻或者孩子的话题。

陆叶真不会对此发表任何意见,但她的确很喜欢景玉。

埃森家的庄园太沉闷了,很需要一个活泼快乐的小淑女。

在这场气氛并不算活跃的晚餐吃过之后,景玉友好地和埃森先生说了晚安,拉着克劳斯的手快速地离开这里。

埃森先生能够深切地感受到对方想要快速远离的心情。

他为此感到一些沮丧,以及无能为力。

陆叶真没有对此发表意见,她用餐巾轻轻擦拭着嘴唇,稍稍回味一下方才美味的粥。

埃森先生说:“我很抱歉。”

“没关系,”陆叶真说,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卧室里面,克劳斯夸赞景玉,他说:“父亲的性格的确有些古怪,你不需要为这件事担心——睡前还需要一杯酒吗?”

景玉在他胸膛前贴贴,隔着黑色的衬衫,蹭了蹭由软变硬的胸肌:“不需要了,谢谢亲爱的克劳斯先生。”

景玉真心发现克劳斯先生真的很喜欢夸人。

他总是能够找出许许多多的理由来夸奖景玉,比如说今天下午的论文,虽然她的确拖延症发作,但克劳斯检查完她的论文二稿后,仍旧给予了很高的评价;

比如昨天景玉顺手将克劳斯的书架简单整理一下,克劳斯也夸奖她“认真、仔细”等等;再比如上周两个人在亲密结束后,克劳斯不停地称赞景玉“goodgirl”“热情”等等……

其实那些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克劳斯却用语言为它们覆上了闪闪的光泽,接受夸奖的景玉也为此信心满满。

她感觉自己似乎真的如克劳斯所讲的那般优秀了。

景玉能够从克劳斯的语言和行为中感受到自己被深刻珍视着,温水缓解了景玉紧张的肌肉,克劳斯躺在白色的浴缸中,讲了些小时候、这个庄园的趣事给她听。

陆叶真刚住进埃森庄园的时候,经常迷路,她不止一次暴躁地冲着埃森先生吼,为什么庄园中不设置路标——现在庄园中所有用榉木定制、敲着闪闪发光铜质标志的路标都是专门为外祖母陆叶真定制的。

克劳斯小时候误食过曼陀罗花,导致中出现幻觉;埃森先生甚至请了巫师过来,最后还是医生治愈了克劳斯。

景玉在克劳斯温和的声音中慢慢平静下来,她嘬了嘬樱桃,在温水中慢慢地坐下去,克劳斯抚摸着她的头发,浓绿色的眼睛中是她咬着嘴唇、充满雾气的一张脸。

他们在潮湿的房间中互相拥抱,就像放飞了万千只蝴蝶,翩翩袅袅,腾空而起。

景玉在颤栗中再度确认自己的心脏。

她的橙子彻底属于克劳斯先生了。

在新学期开学之前,景玉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埃森庄园中度过。她的网店销售正常,新雇佣了两名员工,除非每周的例会和审核,景玉不需要再去曼海姆。

偶尔也会见一些潜在的客户,商议一些订购事宜。景玉的啤酒和葡萄酒卖的不错,埃森银行在曼海姆的分行也和她们达成一个小小的协议,对方决定采用景玉售卖的啤酒作为积分可以兑换的礼物。

成功签完合同的景玉开心到喝了两杯茶,把正在花园中午睡的克劳斯先生推醒,以炫耀的语气告诉他:“我这一次成功地赚到埃森银行的钱了喔!”

克劳斯还没有彻底清醒,半睁着眼睛。

景玉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,还没起来,就被克劳斯扯着手往下拉:“我想,另一边也需要景玉小姐的亲亲。”

景玉在他另一侧脸颊也啵了一口。

两个人在这里笑闹着,埃森先生恰好过来。

躲避已经来不及,景玉立刻站好。

埃森先生什么都没说,他只问克劳斯:“明天要带景玉去看看你的母亲吗?”

克劳斯说:“我上午刚带她去过。”

埃森先生站直身体。

他鬓边的头发在太阳下有着衰老的质感,眼睛周围有着清晰的皱纹。

这儿距离景玉的那个宝石花房大概有几十米远,种植着一些葡萄,爬满了绿色的架子,这一处是陆叶真提议建造的,在克劳斯尚且年幼的时候,她喜欢带着克劳斯在这个葡萄叶成荫的夏日庭院中看书、喝茶。

埃森先生决定接受陆叶真的建议,和景玉好好地谈一谈。

因此,在克劳斯的注视下,他坐在与两人保持着一定距离的凳子上,先说了话:“下午好,jea”

景玉说:“下午好,埃森先生。”

她在想,天呐,埃森先生看到刚才那一幕了吗?他发现她在亲吻克劳斯吗?

埃森先生也很紧张。

他在想,眼前的景玉为什么摆出这样一副担忧的模样,难道是他打扰了这对亲密爱人的私语吗?

但刚才看到两个人亲吻,埃森先生由衷地感觉到开心。

克劳斯坐起来。

这原本是个躺椅,他将搭在自己身上的书本拿下,叫了一声父亲。

埃森先生看着景玉。

他问:“最近的学业还顺利吗?”

景玉说:“很棒。”

“嗯……有遇到什么困难吗?”

“谢谢您的关心,没有。”

“你喜欢这里吗?”

“是的,我很喜欢。”

……

这样机械而枯燥的对话往复几遍,埃森先生终于有些无法忍受了。

他试图找一些共同话题:“听说你很喜欢兔子,是吗?”

埃森看到景玉的眼睛瞬间亮起来。

——很好。

——这的确是一个很合适的话题。,

埃森先生这样想,他听到景玉快速地回答他:“没错。”

埃森先生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——他很抱歉自己不能够用自然的笑容来面对自己的孩子,但这的确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。

“刚好,我让人买了一些兔子回来,”埃森先生说,“不过,不清楚你喜欢什么品种。”

——是那种毛绒绒、有着奶油色垂耳朵的兔子好呢?还是那种毛发雪白,有着红眼睛一样的珠子?

想要和人建立起一段稳定而亲密的关系,共同饲养宠物是一件极好的做法。

埃森先生想,他可以和克劳斯、景玉一起养兔子。

就像小时候的克劳斯,他就和陆叶真一起养了一只可爱的侏儒兔。

“啊,埃森先生,我不挑剔兔子品种的,”景玉快乐地说,“我喜欢吃麻辣兔肉,当然,红烧也可以。”

埃森先生:“……”

麻辣?兔肉?

埃森先生愣了几秒,忽然意识到——

景玉口中的喜欢,似乎是另外一种。

漫长的沉默过后,埃森先生说:“嗯……有些意外的回答。”

——企图通过宠物来加深羁绊,失败。

当天晚上,景玉得到了一份美味的麻辣兔肉——当然,兔肉的来源是合法的,并不是宠物兔。

埃森先生仍旧为此感到困惑。

他不得不再度面对自己的失败,为了自己并不能够顺利建立完整的亲密关系而遗憾。

晚上,埃森先生独自一人睡在空荡、辽阔的卧室中,这里的墙壁干干净净,什么都没有。

没有关于黛安的画,也没有相片,只有干净却没有温情的墙壁。

他打开灯,坐在深色书桌前,翻开珍藏的相册。

里面有唯一一张他与黛安的合影,当时他和黛安还不算熟悉。

埃森先生提出合影的时候,这个棕黑色头发眼睛的姑娘明显惊讶起来,她从镶嵌着珐琅材质的柜台后走出来,和埃森先生拍了一张照片。

埃森先生抚摸着照片,他无数次懊恼,在离开法国的时候,他没有将这位姑娘一起带走。

——如果当时带走她呢?——埃森会选择向她求婚,用最隆重的方式。她将作为埃森庄园的女主人住进来,里面种满她喜欢的花朵,衣柜中放满她喜欢的衣服。

他们或许会有第二个孩子,是个长相像她的女孩,埃森先生一直想要一个女儿。他会将埃森家族的另一半产业给予这个女儿,像教导克劳斯一样培养她成为合适的接班人……

但是并没有。

黛安没有享受过丝毫的富贵,她就躺在那个小小的骨灰盒中,被埋进冰冷黑暗的土地里。

或许直到生命尽头,她都不知道埃森先生爱她,一直在试图寻找她。

听到敲门声,埃森将照片放好,提高声音:“请进。”

脚步声响起,埃森先生说:“以后睡前不需要送酒过来,我准备——”

“父亲,是我。”

听到克劳斯的声音之后,埃森先生站起来。

他转身,看到自己的儿子。

埃森先生说:“我以为是赛琳娜。”

他摘下来眼镜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克劳斯说:“我想和景玉结婚。”

埃森先生原本在揉自己的眼睛,听到这种话,愣了一秒,才说:“是件好事……你们准备什么时候?”

“下一年的九月。”

埃森先生想要说些祝贺的话,但话卡在咽喉之中,有些难以出口,他最终只缓慢地说:“恭喜你。”

这样说着,埃森先生又问:“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结婚礼物?我想送jea一辆游艇,她喜欢大海吗?”

“不,”埃森先生很快否决了,“这样似乎并不够真诚,按照中国的礼节,我应当送她些什么?”

克劳斯说:“父亲,景玉很钦佩您。”

“我是不是要送她一些金子?你们的婚礼——”埃森先生停下来,他慢慢地看着克劳斯,“什么?”

“景玉很钦佩您,”克劳斯重复一遍,他说,“她只是稍微有一点不习惯和您的相处方式。”

埃森先生沉默了。

克劳斯说:“您不需要这样刻意地压抑自己。”

在漫长的沉默之后,埃森先生终于说出来自己的想法。

他说:“我担心自己会对你们的感情造成困扰。”

“不会,”克劳斯说,“只要您不去催促下一任继承者的诞生。”

埃森先生点头。

克劳斯已经将话语传达完毕,但是在离开之前,他忍不住又提醒父亲:“睡前请少饮一些酒,您的胃和肝脏负担不起更多的酒精。”

埃森先生已经许久没有听到克劳斯这种关切的话语,他愣了几秒钟,才点头:“好的。”

克劳斯说:“晚安,父亲。”

埃森先生注视着和他一样的绿色眼睛:“晚安,我的孩子。”-

在一个晴朗的午后,景玉刚刚结束了网络课程。

她困的头都要抬不起来,昨天是周二,景玉和克劳斯去参加了固定的晚间溜|冰活动——无论天气如何,都有许多人去参加。

作为一个新手,景玉溜的很小心。

克劳斯为景玉佩戴上所有的防护器具,虽然生活在北方,但景玉顶多滑滑雪,小时候仅有的一次溜|冰还是去公园结了冰的湖面上,最终以掉进冰窟窿、高烧了好几天而结束。

滚轴滑冰比景玉想象中有趣,她和克劳斯一块滑行了17公里,晚上睡了好长一觉,今天才觉着腿和胯部都很酸痛。

克劳斯还在喝着咖啡看书,景玉脱掉鞋子,四下看了看,毫不犹豫地跳到克劳斯身上,像婴儿趴在母亲怀抱中一般,舒舒服服地趴在了对方的胸膛上。

景玉喜欢含着睡觉,但在白天,这种喜好很难得到克劳斯先生的允许。

克劳斯刚刚喝过咖啡,他不喜欢放糖。现在,他的身上也染上这种微微带着苦香味的咖啡。

景玉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,将先生的胸膛当作枕头,刚刚闭上眼睛,就听到对方说:“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?教堂婚礼吗?还是中国的传统婚礼?”

景玉原本都快睡着了,又被这句话惊的睡意全无。

她睁大了眼睛:“什么?”

克劳斯说:“嗯……我父亲和我一样年纪的时候,我已经出生了。”

他严肃地说出这句话,又补充:“但是我,现在甚至还没有结婚。”

景玉不理解:“可是,德国男性的平均结婚年龄的确很大呀。”

克劳斯说:“外祖母说很想看我们结婚。”

景玉回怼:“骗子,她昨天刚刚和我说,谈恋爱是最快乐的事情。”

克劳斯:“……”

他只能将手压在景玉的后脑勺上,叹气:“我承认,jea,是我想要和你得到法律的认证,我真的真的很想和你结婚。”

景玉继续把脑袋拱在他胸膛上,脑袋瓜飞快地思考着,她想到一个避无可避的问题。

她说:“那我们是不是还需要去做……呃,婚前的财产公正?”

“当然不需要,”克劳斯很吃惊,“jea,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”

“可是我从新闻上看到的都这样啊,”景玉说,“说豪门世家为了防止被离婚得到好处,都会在结婚前就将财产划分的清清楚楚,不给对方可乘之机——”

“那是他们,”克劳斯说,“景玉,爱情和不同。”

他握住景玉的手。

克劳斯说:“你是我的妻子。”

景玉小声说:“好吧,我承认,我被你的话取悦到了……”

她趴下来,对着克劳斯认真地说:“我全都要,西式的,中式的,我全要!!!”

……

克劳斯很乐意满足自己妻子的小小愿望。

他很重视自己的婚礼,一边任由景玉像个仓鼠一样在他身上左嗅嗅右闻闻地搞一些小事情,一边耐心地和她商议着喜欢的婚纱类型、对戒指的要求等等等等。

景玉困的哈欠连天,昨天晚上的滑冰掏空了她大量的精力。虽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,但她还是控制不住地趴在克劳斯胸前睡前了。

克劳斯没有吵醒她,他低头看着景玉,摸了摸她的黑色头发。

—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他可没有想到,这是会令他如此迷恋的中国小淑女。

神魂颠倒。

景玉睡着了开始嫌硬,自己翻到另一边儿,克劳斯凑过去,在她耳侧低声说。

“景玉,我爱你。”

这一次,克劳斯得到她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回应:“嗯嗯嗯,我也爱克劳斯先生。”

克劳斯笑起来,他捏了捏景玉的脸,一会儿又去摸她的头发。

反复揉捏之后,克劳斯听到外面有人叫他的名字,这才站起来,将盖毯轻柔地盖在景玉身上。

担心外面的人惊醒景玉,克劳斯走的很快,提醒埃森先生:“父亲,请小声一些。”

埃森先生明白了,透过半开的门,他隐约能够看到后面的沙发上,躺着一个裹着薄薄毛毯的身影。

埃森先生低声和克劳斯说完游艇的事情,嘱托他:“你先去看一下,我想,或许你更了解jea的喜好。”

克劳斯说:“好的。”

他准备走,但埃森先生叫住他:“嗯……在那之前,或许你需要更换一下衬衫?”

克劳斯低头。

他看到自己黑色衬衫胸前,有着小龙嘬嘬流下的口水。

虽然是黑色衬衫,但还是有一些痕迹。

克劳斯:“……”

埃森先生目光复杂:“我的孩子,我不知道你们玩的是什么样的游戏,但……上帝啊。”

他捂住眼睛,说:“我不敢想。”

留下这句话后,埃森先生转身离开,留给克劳斯一个震惊的背影。

克劳斯:“……”-

景玉并不了解父子之间的谈话,她做了一个美妙的梦,梦到自己和克劳斯先生在一起做奶茶,她一口气喝掉了十杯。

从这个充满着奶茶气息的梦中醒来的时候,景玉的脑袋还有点晕晕乎乎。

克劳斯邀请她出去散步的时候,景玉也一口答应下来。

但是——

景玉做梦也没有想到,克劳斯居然在这时候带她去慕尼黑。

车子经过马克西米连街,穿过经济宽裕的时髦人士经常逛的皇宫大街,这个景玉熟悉的城市夜色在她的眼睛上映下景色,景玉问:“先生,您想要去哪里?”

克劳斯说:“很快就知道了。”

景玉猜测:“婚纱店?还是戒指店?我们为什么要在晚上过来呢?”

克劳斯笑着说:“不是。”

景玉不放弃,又猜测了好几个店名,但都失败了。

慕尼黑的市中心十分紧凑,而德国人的夜生活众所周知得不够丰富,尤其是远离那些繁华的街区之后,夜色深蓝,如今还是夏天,夜空好像暗蓝色的绸布。

车内播放着一首温柔的法语歌,景玉跟着轻轻地哼,她看着街道外的牌子越来越清晰,终于意识到这是哪里。

这是她刚来德国时候,打工的那家中餐厅所在街道。

这条街道上很少有那种奢华昂贵的素菜馆,大部分都是库尔德/土耳其餐厅或者拉丁美洲餐厅,中餐厅的数量很少,而景玉所在的那一家,后来转让给了一个犹太人,改成犹太参观,进门需要进行身份验证和物品检查。

自从那个好心肠的餐厅老板离开后,景玉再也没有来过这条街。

手指触碰着车窗,景玉知道了克劳斯的目的地。

有着布谷鸟钟的咖啡厅,提供薄煎饼和蜗牛的小餐厅,高耸的抹灰立柱……

这些熟悉的标志性房子一一经过,车子在景玉先前打工过的中餐厅门口。

不,它现在看上去并不像是中餐厅了。

克劳斯先一步下车,像所有的绅士那样,他打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,伸手:“景玉小姐,请。”

景玉将手指搭在他胳膊上,稍微借力下车。

鞋跟落到地面的时候,景玉看到一家漂亮的奶茶店。

无论是木头做的招牌、还有雕花木的门窗、还是店的名字“玉”,都是传统的中式风格。

现在仍旧营业。

景玉愣住了。

克劳斯拉着她的手进去。

这家干净的奶茶店让景玉好像回到了国内,店员是年轻的中国人,他们会微笑着问需要什么,并提供具有中、德、英三种文字书写的菜单。

克劳斯为景玉点了一杯加有蜜豆和燕麦的奶茶。

店员们去制作了,景玉仍旧觉着不可思议:“先生……”

“我将这个房子买了下来,”克劳斯说,“这些店员,都是在慕尼黑的中国留学生,他们很优秀。”

店内放着一首经典的中文歌曲,是王菲的《红豆》,语调温柔缠绵。

店员制作奶茶的声音很轻微,燕麦色的桌子,木制的小椅子,和缠绵的歌声绕在一起,将整个小空间包裹在一起。

景玉说:“您要扮演救世主吗?我亲爱的白骑士。”

“不,”克劳斯摇头,“骑士只能向一位淑女效忠。”

奶茶在这个时候送上来,景玉拆开吸管。

她低头,看着奶茶外面的包装——

上面印着“jy≈kje”。

这是他们名字的缩写。

奶茶杯上印着大朵大朵的白色牡丹,名为“景玉”的牡丹花,叶脉上印着klaus的暗纹。

景玉说:“我觉着这时候的氛围似乎比青岛更适合求婚。”

“不是求婚,”克劳斯纠正她的用词,“是宣誓。”

景玉目不转瞬,她看着眼前金发碧眼的绅士,这个亲自教导她、纠正她不良习惯、将她从泥潭中成功拉出来的男性。

她的骑士,她的魔王。

克劳斯说:“我想,你先前不敢答应我的求婚,是担心我会去拯救其他人吗?”

景玉低头,用力吸一口奶茶。

“我才没有这样想,”景玉说,“才没有。”

她重复了这三个字。

克劳斯笑了笑,他没有继续追问,反倒是使用闲谈的语气,轻松地谈起:“我先前对你说过吗?景玉,在初步做了心理诊断之后,我想,这个心理状况似乎有些糟糕。”

景玉捧着热热的奶茶,她喝了一口。

“但我遇到了你,”克劳斯说,“那天下午,我经过这里,发现阳光很好,决定下来走走。”

被烦恼的事情缠绕的克劳斯先生想要在阳光下散步,他穿过这条有着许多餐厅的街,欣赏、观察着道路两旁的人。

然后,隔着玻璃,他看到了景玉。

一个正在努力学习的中国留学生。

她有着漂亮的黑色头发和黑色眼睛。

“景玉,”克劳斯说,“我以为你是一个楚楚可怜的、需要被拯救的学生。”

看到景玉被日本客人骚扰的时候,克劳斯已经准备好进去了。

他可以给那个无理的男性一个教训。

但景玉扇了对方一巴掌。

景玉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脸颊越来越红。

“但你是一个充满朝气、勇敢的女性,”克劳斯说,“我很喜欢你。”

景玉松开吸管,扬眉:“喜欢?”

“——那个时候,在那个时候,”克劳斯补充,“我在想,上帝啊,这个中国女孩,她的身手令人惊叹。”

景玉谦虚:“一般一般,世界第三。”

克劳斯说:“我在想,这样一个活力四射的女性,她会愿意接受我的帮助吗?”

“你和我想象中有如此不同,”克劳斯说,“狡黠,聪明,细心,贪财,活泼。”

他细细数着这些,慢慢地说:“如此地……令人难以自拔。”

——合适的人,并不意味着对方完全符合你的所有喜好。

——而是,即使对方具备着许多和你喜好背道而驰的特点,可你仍旧会深深地爱上对方,无法自拔。

克劳斯爱着景玉,包括她身上那些其他的特点,都如此可爱,闪闪发光。

景玉眼巴巴看着他。

“虽然这话说起来有些俗气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克劳斯低头,他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:“你知道的,我已经这个年龄了。”

已经不再是毛头小子了。

可在提到这种事情时候,克劳斯仍旧有些低声,他抬头看景玉,唇角控制不住地漾起一些笑意:“我想告诉你这些俗气的话,景玉,你是我的唯一,我只为你宣誓忠诚。”

他说:“景玉,我承诺,只做为你一人的白骑士。”

景玉将奶茶杯放到另一边,她身体前倾,握住克劳斯的手,贴在自己脸颊上,轻轻蹭了蹭。

“我宣誓。”

“我只接受克劳斯先生的珠宝。”

慕尼黑已经进入深夜,远处的酒吧仍旧有着吵闹的音乐和醉醺醺的酒鬼,而这个奶茶店中仍旧播放着甜蜜的歌曲。

龙与她的魔王在灯光下牵手,相视一笑。

小龙问:“魔王先生,我可以再点一杯奶茶吗?”

魔王先生拒绝了小龙,并将对方扛到车上,没有系安全带,倾身接吻。

在巴伐利亚的心脏,美茵河的珍宝上,天空暗蓝,星火如灯。

龙向魔王分享自己那颗小小的、又酸又甜的橙子。

魔王先生为了龙,甘愿俯首,向她宣誓,成为她唯一的白骑士。

这是童话书的最后一页。

——全文完结——

糖小说的作者是多梨,本站提供糖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xiaoyaoshuge.com
上一章:第99章 恋爱日常(五) 下一章:返回列表
猜你喜欢: 据说每天都发糖 糖都给你吃 锦鲤糖崽:十七个哥哥排队宠我 锦鲤糖宝,全家咣咣宠 糖分 星落凝成糖 团宠农家小糖宝 四年后,萌娃带妈咪绑了集团总裁 生肖守护神 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 五大贼王1:落马青云 天珠变 每天都要防止徒弟黑化 大王饶命 氪金玩家 炮灰受准备离婚了 长风渡(嫁纨绔)

斗罗大陆网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Copyright © 2021 斗罗大陆网 All Rights Reserved.